第724章 mg真人娱乐登录

上一章
下载平台安卓游戏
返回目录
免费版下载
下一章
    特色说明
    加入书架
    应用旧版
    我轻笑着摇头,听这小美女说的话,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,还不够四两重:“再说了,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,依旧是飞机场,还看你呢,切!”“你个大坏蛋!”

    事情总算是有惊无险,没过多久到了开学的日期,我终于踏了去江州大学的求学之路……大二的时候,嘉琪姐结婚了,姐夫方正源是个退伍军人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因为我忘不了嘉琪姐那天的样子,参加完婚礼,我颇为郁闷的回到学校。

    走到门口时,小美女趴在我肩迷迷糊糊的说道:“我有车,你……你开我的车送……我。”这时我哪还顾得她的车啊,心急火燎的拦了个出租车,将她塞了进去,直奔简爱星期六连锁公寓酒店,等到了酒店大厅开房时,我才忘记自己带身份证了。

    “嘉琪姐。”我停下脚步,轻声打着招呼。宋嘉琪勉强一笑,温柔地道:“小泉,去班吧,别迟到了。”我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嘉琪姐,班的事情不急,我是想问问,你次说去珠城进货,打算什么时候去?”

    而此时,小美女翻了个身,不在动弹。我从床坐起,有些激动地趴在小美女身,双手揉.搓住那对刚盈盈一握的酥胸,不住把玩,并低下头去,从向下,一路温柔地亲了下去……

    不久,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。说实话,我的外形条件很好,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,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。

    丫的,真是傻叉!我心里暗自骂着自己。“我有身份证。”?小美女一脸醉态的拉开肩挎着的皮包,摸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我。

    “看来还是没谈拢!”我皱起眉头,心情变得有些复杂。嘉琪姐不在家,我也懒得做饭,回到英阿姨家里,正巧饭菜已经桌,宋叔叔也在家,他化程度不高,做的是技术活,平时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,算是表达关心的方式,也是简单直接。

    我挪了挪身子,伸手揽住她的腰,低声道:“晓芬姐,你身子怎么会这样香啊,熏得我好舒服,你让我抱会儿吧,不然我回去闻不着了。”张晓芬娇躯一颤,这次却没有挣扎,只悄声的道:“小叶,别闹了,当心被邻居听见,最多只能这样,千万别再胡闹了哟。”

    我满脸堆笑,恭敬地道:“高局,我是叶庆泉,今天刚来局里工作。”高启荣扬起脑袋摇了摇,闭了下眼睛,想了一下,看着我笑呵呵的说道:“噢,是小叶啊,我想起来了,你是那个江州大学分来的高材生,欢迎啊,呵呵,今天来班了啊。”

    她只是担心邻居知道,嘿嘿,我心里愈发笃定张晓芬对我有意思,点头敷衍道:“好,听你的,咱们好好烧菜,不闹了。”忍了几分钟之后,我拿手在她的肩膀轻轻揉了揉,低声的道:“晓芬姐,你这颠勺子的手法不对,你教你好吗?”

   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,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,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。我低头瞅了一眼,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,气得我骂道:“怎么开的车,不长眼睛啊!”

    宋嘉琪单手托腮,站在楼下,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,秀眉紧蹙,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,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,软磨硬泡,哄她范,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,来维系香火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我不由自主的悄悄扭过头去看她,张晓芬似乎有点察觉,但只是脸色微红,到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。这张晓芬啥意思,难道她是故意的?看着那两.团浑圆挺拔的美好,我倒是很想探索一下这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庐山真面目。

    “我,那个……我是准备……我想关门,不是想那个……”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,心里有点担忧,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,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。

   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,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,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,抱歉的道: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啊,我赶时间,开的快了点,要不然这样,我赔你点钱,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。”

    我被她的举动搞懵了,呆若木鸡的愣怔了一下,低头看向手心里的名片-鑫茂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:穆婉兰。我这才知道眼前这个迷人的少丨妇丨原来竟还是位集团的老总,不免有点佩服起她来,用敬佩的目光看了她一眼,满脸堆笑的夸赞说:“没想到穆总这么年轻竟已是集团老总,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    我来劲儿了,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,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,衣服朝挤在了一起,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,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。

    宋嘉琪‘扑哧’一声笑了,随即板起面孔,嗔怪地道:“你啊,还是那个小屁孩,喜欢说大话。”我摊开双手,满脸无辜地道:“哪有,这可是事实!”宋嘉琪撇了撇嘴,轻笑道:“好吧,瞧把你能的。”我听了哈哈一笑,迈着轻快的脚步,转身向小区外走去。

    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,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,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。我低头瞅了一眼,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,气得我骂道:“怎么开的车,不长眼睛啊!”

    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
    奥迪a6停了下来,这时我才发现驾驶员是个女人,看去三十多岁,柳眉杏眼,丰润微翘的粉唇,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少丨妇丨独有的妩媚气质。“怎么了?”

    张晓芬俏脸虽已晕红,但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,不时娇.喘的虚心问我,道:“是、是……是这样吗?”我这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,手、肘、肩、胸、膝一起阵,不停地在张晓芬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,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,眼珠子直接掉到乳.沟里爬不出来了。

    也许是红颜祸水,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,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。那天晚,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,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,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,骑自行车,赶去托运站接她。

    鼻子则在张晓芬的脖子边嗅来嗅去,但偏偏脸的表情又是那样的一本正经,任谁看了都觉得我是在认真教学的正人君子。“小叶,你去歇着吧,我、我会做了。”张晓芬心里慌慌的,羞涩的看了我一眼,气喘吁吁的道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,说说笑笑,打了辆车去了英阿姨住的地方,晚一家人相聚,饱餐一顿之后,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。

    我这才放心了,跟着她在旁边小超市买了点菜,朝家里走去。张晓芬家里条件虽然一般,可有个小院子,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,姹紫嫣红,环境倒还蛮幽静的。

    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,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,两人这样一拖再拖,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。从英阿姨家出来时,我感觉有点烦躁,自从和女友分手后,我压抑了许久,今天看见那风.骚入骨的少丨妇丨后,内心欲.火被勾起,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,于是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“黑夜精灵”,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。

    点了支烟,沉思良久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,忽然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,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?对于我而言,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,当初嘉琪姐结婚时,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,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,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,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?

    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,额头浸出了汗水,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。心里却开始幻想,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。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,我是真觉得不值。

    有戏!嘿嘿!绝对是有戏!在一番试探之后,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,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。想到这儿,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,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。

    我呵呵笑着道,总不至于对她说,我想打你的主意,忘记下车了吧,于是岔开话题,随意的问道:“晓芬姐,你老公在哪里班呀?”

    我见状,竟然有些心疼了,很想前一步,轻轻的将宋嘉琪揽入怀里,安慰一番,可理智告诉我,不能这样去做,犹豫半晌,终于还是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