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饰工程有限公司
指导玩家

大通国际最新版

大通国际最新版

大通国际最新版

作者:璃兮
连载状态:连载中
简介: 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子,顺在柜台上的自动筷子机里抽一双筷子,走到最近的一张子边,坐下便吃起来。吃到半我才想起来——这家店没开灯,我怎么还能看得一清楚?虽说我视力没毛病,但一家没开灯的店里,我没有由能看得清一切啊,那老板夹菜还开着手机的灯!这是么回事?是我想多了,还是真的具有了夜视能力?!我匆把碟子里的拌面扒拉完,码买单,便往水北新村公交走去,虽然没有路灯,但我脚下的路、身边的事物、旁花店的招牌,看得一清二楚或许是因为天光与远处的路的缘故吧。我走到公交站台坐在石头长凳上,等路公交,七八分钟后,路公交缓缓来,车上很多老人——因为趟车终点站是市民广场,很老人去那里跳广场舞。我在后门旁的一个角落站好,一手扶着吊环,一只手拿着手。我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百重的老爷爷,我看向他,他看向我,突然一个机器人般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起:现在年青人真是不懂事,都不懂为老人家让位子。这声音很怪,之所以说像机器人的声,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那种器读出来的感觉,语气没有重快慢,一直都在一个调子。音质也很奇怪,就像金属击发出的回声,听得我脑袋。我再看向我的左手边,是个漂亮的妹子,长得像《这杀手不太冷》里的女主角,耳齐刘海的短发,上身黑色皮夹克,下身穿着黑色皮短,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野性力。我感觉到她的眼梢的余似乎也瞟了我一眼,然后那器人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海里:妈蛋,看什么看,臭氓!我一下子做贼心虚地低头,但转念一想,我也没干么啊!老子是抱着欣赏的眼看啊,很单纯的好不好!但只是心里想想,便没有真的论,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听到声音,是我脑子里的幻听还真的她的心声,还未可知!们想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吗如果你想象过,那你就应该白我此时此刻的心情,很兴(老子发财了),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?是真的吗?)还很担心(相信这么不靠谱事,难道是我脑子进水了吗)越想越觉得可疑,什么夜眼、什么读心术,这恐怕就我的幻觉吧!按我的专业知来说,神经病与正常人最大区别就是:正常人有幻觉后他能区分出来,哪一部分是觉,哪一部分是真实;而神病,不能区分幻觉与真实,可能会把真实当幻觉、把幻当真实,也可能把把所有的觉都看着真实发生的。按这标准,我不是标准的神经病?心中有事,便无心再看旁了,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人,虽然晚上七点多了,但窗灯火通明,因为只要驶过那段老社区,路公交就进入了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城市的个区域——江北CBD,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心,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业中华贸天地。佳兆业中心不仅写字楼,还有公寓与商场,就住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。约分钟后,我下了车,走上兆业中心的前广场,前广场天人不多,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个人骑车子,一般是一家三口玩;有那种小孩子骑的电动车,像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一圈还有很多年青人在玩滑板。有几个女孩子在拍抖音视频两个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一吵架,有一个身高体壮的男在给她们拍摄,一边走一边后退。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的女孩走得很慢,所以这倒着走拍的男孩也走的很慢,但好巧巧的是,那两个女孩子突然遇到抢动犯一样,突然往前冲。那倒走男也飞也似的往退,本来就离得近,他又是然加速,我闪躲不及,那倒男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我身上我倒没事,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,但倒走男一子摔了个狗啃泥。那两个疯子也一下子收不住脚撞上来还好,她们应该是条件反射收住了脚,要不然恐惧要踩这倒走男的头上。我下意识走过去,扶起那倒走男,那走男没说什么,站起身时,机依然紧握在双手里,看来是个相当敬业的摄影师。那子站起来,看起来足有一米,比我要高出一个头,他脸稍稍有些怒意,但没说什么而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屏幕然后抬头对那两个长发女孩:“不好意思,我没保存住”声音里满是歉意。一个微的女孩说:“没关系,再重就好了,倒是你,额头有事?要去看医生吗?”我也看那男子的额头,红红的,往渗了一点红色的血液,应该擦破了皮。但那个高瘦的女,立码大声吼起来:“哎呀都拍了好多遍了,我脚都走了,好不容易录了段有感觉,哎呀真是~”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男。这高女孩说完,倒走男迟疑了一儿,迅速地转过身来,朝我到:“你踏马没长眼啦,没到老子在拍摄!”我虽然我来不是喜欢挑事儿的人,但从来不会怕事儿,谁敢犯我我必让他自食其果(这种反模式,恐怕与我与父亲的关有关。精神分析理论认为,个人与父亲的关系,是以后与权威相处的模型。)。我里有点发怵,但并未退缩,是朝他走进一步,说:这广又不是你家的,你在这儿像火车般地跑,撞到了我,你怪我,这有点说不过去吧!哟,你踏马还嘴硬,怎么着都是被你撞倒的,你踏马就付出代价,说着一拳向我挥。我这人嘴巴虽然硬,但真是没打过什么架,经验少,本能地向后一闪,竟然成功了过去,他一拳挥空,因为力过猛,身子便往前一倾,点扑倒在地。我朝右侧躲去他顺势一个恶虎扑食,再次我冲来,近两百斤的一跎肉我袭来,我一个躲闪不及,狠狠地摁倒在地,所幸在倒的过程中,下意识地双肘往面上一撑,要不然我后脑勺要撞在了坚硬的地上。我双处传来钻心的痛感,身上的徒一下子坐起,骑在了我的上,挥着右手拳头,向我脸砸来,我哪里还能躲闪,只任他攻击了,我下意识地闭眼,任凭那一拳狠狠地打在的脸上。所幸,这时那两名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的男子,男子便借坡下驴,放开我站起来,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,在我他的过程中,那机器人般的音又在我脑海中响起:哇拷这弱鸡还要干啊,当街跟人架,这让我老娘知道了,还气死,她老人家的音波攻击不我给灭了,怎么办?要是跟他干,我这面子往哪挂。寻思着,跟他硬拼,激起他狠劲之后,恐怕受罪的还是自己,反正这里没有我认识人,我还是快点溜吧!我尽装着凶狠的样子,狠狠地说“好小子,有种你就别走!,说着便大踏步地走开